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視野 > 低油價沖擊產業鏈 “三桶油”打響降本增效戰

低油價沖擊產業鏈 “三桶油”打響降本增效戰

當前,石油產業鏈面臨嚴峻挑戰。多位專家表示,國際油價暴跌,對上游行業特別是勘探開發、油田服務行業沖擊較大,而下游的煉化企業則將受益成本下降盈利提升。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簡稱“三桶油”)已迅速行動起來,打響降本增效戰。

上游業務成為“失血點”

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油品事業部總監張龍星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出現低油價,產業鏈上游的開采、油服行業只能盡量壓縮成本,轉崗轉型,安排富裕勞動力;如果低油價持續較長時間,2016年油服行業大幅虧損情況也許再次出現。

低油價將使勘探成為石油公司的“失血點”,石油公司面臨巨大壓力。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教授董秀成分析,一方面,中國多數油田的原油開采盈虧平衡點為50至60美元/桶。在低油價背景下,油田采一桶虧一桶;另一方面,在國內加快“增儲上產”戰略的大方向指引下,油企既要壓縮成本支出,又要堅定不移執行增儲上產任務,面臨較大市場壓力。

油服行業無疑受油價大跌影響較大。海默科技相關人士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受低油價影響,無論國際還是國內石油公司,資本開支都會有一些縮減,對油服公司經營造成直接影響。海外特別是美國業務占比較大的油服公司受到的沖擊會更大,國內業務影響會相對小一些。“公司上半年訂單本來就比較少,我們還在繼續觀察下一步的影響。”

煉化企業開工率顯著回升

煉化企業則被認為將受益于此輪油價下跌。金聯創執行副總裁劉心田認為,煉化企業成本降低,而下游的價格壓力傳導需要一個過程。

卓創資訊分析師楊霞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原油從購買到最終煉制出產品有時間周期,單日的原油價格暴跌,對成品油市場、對煉廠的煉油成本影響并不明顯。但當國際原油長時間處于20美元/桶左右的低油價環境下,對于煉化企業的煉油成本來說是降低的。據卓創資訊統計,截至4月15日,山東地方煉廠平均綜合煉油利潤為743.3元/噸,與上個周期相比每噸上漲62.6元。據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近來以山東地方煉廠為代表的中小煉油企業開工率顯著回升,有不少煉廠開始使用此前以20美元/桶的低價采購的原油作為原料。據卓創資訊數據,截至4月15日,山東地煉一次常減壓裝置平均開工負荷為71.96%。而截至3月4日的數據則顯示,山東地煉一次常減壓裝置平均開工負荷為46.8%。

同時,我國當前綜合原油均價低于40美元/桶的地板價紅線,國內成品油零售限價不作調整,低油價對于成品油鏈條終端產品的零售利潤相對可觀。數據顯示,截至4月21日,山東地煉92#汽油理論零售利潤在2530元/噸左右,0#柴油理論零售利潤在855元/噸左右。

“三桶油”迅速行動

油價凜冬來臨,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迅速行動,打響降本增效戰。

中海油有關負責人4月22日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管理層已著手對2020年預算指標進行了調整。產量目標調整的原則是,追求有效益的產量。公司國內項目成本較低,即使在目前環境下也具有競爭力;海外項目將進一步優化產量結構,增加效益產量。中海油2020年初步計劃資本支出850億元至950億元。4月7日,中海油召開“堅決打好應對低油價挑戰攻堅戰”工作部署視頻會議,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汪東進明確,年度國內原油、天然氣增產目標不動搖,年度投資壓減10%至15%,總成本降低不少于10%,通過推進降本增效專項行動實現降本50億元,虧損企業治理工作要實現減虧50億元。

中石油集團董事長戴厚良用“前所未有”形容公司受到的沖擊。4月16日,戴厚良在中石油提質增效動員推進會上稱,盡管公司各項工作總體運行平穩,但疫情和油價暴跌兩只“黑天鵝”疊加而至,對油氣市場供應端和需求端造成雙重擠壓。中石油2020年資本開支年初計劃批準2950億元,較2019年實際資本開支2967.76億元調減0.6%,未來將按自由現金流為正的原則進行調整。

中石化集團4月20日表示,要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采取超常規措施,嚴控非生產性支出,大幅降低運行成本。2020年初步計劃資本支出1434億元,較2019年實際資本開支1471億元調減2.52%,未來將根據市場變化,動態優化調整投資項目。


聲明: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一本道理高清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