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行業 > 川崎一紙公告揭開漲價風波背后的市場真實面貌

川崎一紙公告揭開漲價風波背后的市場真實面貌

【鐵甲網 原創】4月27日,川崎精密機械發布聲明,表示:“其公司的工廠從未停產……價格制定涉及諸多因素,目前并沒考慮加價”。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少用戶紛紛唏噓:這一紙公告有望揭開漲價背后的市場真實面貌。

猜測1:海外核心零部件供應鏈趨緊論,被挑戰了!

4月2月開啟的工程機械設備漲價潮,到現在已經相對平穩。彼時,各大廠家宣稱的漲價原因均是受海外疫情影響,部分海外供應商生產線開工不足,核心零部件供應鏈趨緊,導致后續零部件采購成本上升,漲價是不得已之舉。

隨著全球疫情逐步穩定,不少制造商的停工、停產也逐步縮小范圍,有條件的已經復工。據外媒報道,“道依茨宣布4月14日重新開放了在西班牙Zafira的工廠,德國工廠也于4月20日重新開放。”

圖:川崎精密機械聲明公告

川崎精密機械于4月27日緊急官宣:本公司的工廠從未停產,日本總部工廠正常生產運作;川崎精密機械長期深耕于中國,國產化率有很大提高,價格制定涉及諸多因素,目前并未考慮加價。

為什么川崎精密機械今日如此急迫發布公告,因為,別有用心的解讀已經給其公司造成不良影響。

筆者帶大家回顧一下事情始末:昨日,一則川崎重工日文網站公告截圖被朋友圈瘋傳。筆者也到其網站上看到了這則公告。并將公告全文翻譯如下,并沒有發現“停工”“停產”的字樣。

圖:川崎重工日本官網最新公告截圖

原文翻譯:關于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而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的應對措施:依據緊急事態宣言,即日起至5月15日(4月27日最近公告),川崎重工總公司及分公司各單位中有在家辦公條件的部門進行遠程辦公,或者各單位將根據營業時間及上班形式的變化實行彈性工作。以上事宜敬請悉知和諒解。

另外,必須到公司辦公的員工須在完全做好防護措施的基礎上再行出勤。

部分媒體和廠家解析說,川崎重工日本部分工廠停產,國內挖機可能會在4月底、5月初出現零部件斷供,不少代理商工作人員截圖、轉發,目的或許就是產品促銷。

圖:筆者與某代理商的聊天記錄截圖

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代理商主管表示,川崎精密機械的《聲明公告》“打消了某些廠家營銷的想法”。隨后他給筆者發了一則某知名代理商的推文,目前這則推文已經是刪除狀態。從截圖我們還是可以看出,“配套件工廠停產,新一輪漲價潮即將開始,買挖機一定要搶在……日本KPM川崎重工停產。全球液壓件供應鏈爆發群體性危機!日前川崎重工發布……”

據中國知名工程機械從業人員薛小平分析表示,“按照常規,生產廠家一季度的核心零部件供應備貨都是在上一年底到位,其購入成本也是上一年度確定的。所以核心零部件供貨與購入成本的變化,不是一季度供不應求的主要原因。所謂斷貨和供不應求,主要矛盾估計是產能不足,而產能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對新冠病毒疫情和市場恢復節奏的誤判。”

一有廠家一季度備貨在先,二有配件商官宣從未停產、漲價在后,這個漲價究竟是誰炒起來的?

為此,我們采訪了多位代理商主管,其中武漢雷沃代理商主管陳德龍表示:如果以上川崎聲明是事實,那就是現在國內挖掘機各生產廠家被自己及同行的低價格戰打怕了。現在挖掘機的價格戰異常激烈,無論是生產廠家以及代理商,利潤空間越來越小,特別是代理商,生存空間都是個問題。武漢的一家某大品牌挖掘機代理商,據說已經被停發待銷機。再這樣下去,小生產廠家及代理商必然維持不下去。所以我覺得前段時間的漲價潮不僅有炒作的嫌疑,同時也是大家真實的心聲

 

猜測2: 國產品牌明漲暗不動,市場占有率依舊是主戰場

無獨有偶,在漲價之初,小松官宣,該公司并未加入漲價行列。為什么國產品牌成為此次漲價潮焦點?

圖:小松聲明公告 來自小松中國

薛小平在此前對漲價的猜測之一就有,為什么外資不漲價?他認為“既然是疫情之下的全球供應鏈的所迫,那么其供應鏈的緊張是面對全世界所有的廠家,外資大象在全球的覆蓋更大,應該受到更大的沖擊。”

據三一重工2019年報顯示,其凈利潤112.07億元,并不是缺錢。此次國內頭部品牌的領漲,一定不是成本之因。漲價的頭部品牌并不一定是利潤率最低的,顯然不僅僅是成本之因,那么,真正漲價的實情或許就是鐵甲此前分析的,頭部品牌擁有更大的話語權,不僅體現在終端市場,也體現在上游的供應端,供應端資源緊缺的話,會優先供應給訂單量大、能夠承擔這部分錢、付款條件好的品牌,作為上游供應端來講,肯定是會有優先保障頭部品牌的供應,所以頭部市場占有率高的挖掘機品牌并不懼怕漲價。

據鐵甲網的用戶、代理商調研,此次漲價更多的是“雷聲大雨點小”,明漲暗不動,不少品牌甚至繼續降價賣車。

數據來源:鐵甲據公開資訊整理

據協會提供的挖掘機分廠家銷售數據來看,2020年1~3 月,三一重機市場占有率26.4%,上升1%;徐工 10591 臺,市占 11.3%,上升 3.6%;柳工市占8.4%,提升 1.5%;臨工 8.2%,上升 2.1%。這四大廠家成為2020年Q1挖機銷量最大利益獲得者,市場占有率至上,或許從這組數據可以看窺見一二。

 

猜測4: 30億的國產化替代空間,誰在為中國制造唱贊歌?

圖:2018年三一重工主要原材料采購情況表

在3月挖機銷量激增,4月初漲價潮涌之際,不少機構表示,國產零部件龍頭迎來進口替代機遇。然而事實上,目前國內工程機械核心零部件的供應主要依賴進口,工程機械產品的核心零部件主要包括底盤、發動機、液壓元器件(含油缸、泵、閥、馬達等)、變速箱等。根據徐工集團融資券募集說明書披露,公司核心零部件主要來自國外,國外采購比例約占核心零部件總采購額的60%左右。機構測算2019年挖機泵閥市場約 86 億元,其中中大挖泵閥約 66億元,認為國產替代空間廣闊。

圖:挖機泵閥市場預算

近年來,挖機液壓件國內恒立液壓、艾迪精密進口替代突破較快。目前恒立液壓的挖機油缸市占率已經達到 50%以上,近年仍有提升趨勢。恒立液壓目前在油缸、小挖泵閥方面已達較高市占率。經測算,恒立液壓所擠占的小挖(0~13t)領域,其價值量僅為20億,占比約 24%。

圖:工程機械核心零部件品牌使用情況

另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中大挖泵閥仍被力士樂、川崎等外資廠商占據,其價值量遠高于小挖泵閥,中大挖的市場更加廣闊。中大挖泵閥如果達到 50%的市占率,預計將有 30 億 以上的市場空間。短期內,寄希望在海外疫情蔓延之際,催化國產中大挖泵閥進口替代者,這一愿景有點遙不可及。

總結:此次被寄予厚望能按下“價格戰”的暫停鍵的漲價,無論是出于提高廠家和代理商的利潤空間考慮,還是提高廠家的市場占有率,此次以新冠疫情為掩護,不得不說是一次很好的借口,甚至讓人無法辯駁。就在漲價之初,很多人都擔心,如果沒有強有力的監管,漲價的執行很難到位。“對抗價格戰”這一論斷或落空,新一輪的“價格戰”或許就在進行中。就目前用戶反饋的“明漲暗不動”“明漲暗降”來看,未來發展走向著實令人擔心。

 

【參考信息】部分數據和觀點參考證券市場分析、薛小平微信公眾號

【延伸閱讀】通知已下發,執行落實待觀察——挖機漲價背后的幾個大猜想

【下期預告】關于工程機械制造商此次漲價相關的猜測,后續我們將著重從用戶和代理商的角度解讀。歡迎點擊鏈接:你身邊的挖機真的漲價了嗎?參與鐵甲論壇的用戶討論。


原創文章,作者:王玉衛。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 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尋求報道,請聯系值班微信:論壇甲友(watianwadi168-鐵甲小丁);資訊頭條(let_it_go_mayday 再遇見)24小時內反饋。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一本道理高清在线播放